您现在的位置:仪陇县马鞍镇小学校>> 教学教研>> 综合组>>正文内容

从“改课”到“课改”

两个让人充满种种遐想的农村中学的校名。一个在山东,一个在河北;一个是公办,一个是民办;一个是课改先行者,一个是师法前者的学习者。他们之间有很多的不同,但是,有一点是相同的,那就是他们都有强烈的忧患意识和敢于担当的使命感,并以突围者的姿态选择了课改。  

   

杜郎口的探索,通过高效的方法和操作改变了传统课堂教学的结构与形态,实现了改变课堂生态的重大突破。而天卉从杜郎口改革课堂模式的改课出发,实现了对课程核心资源——教材的校本化开发与教学资源的再整合,建构了天卉版本的全新教学生态,其大单元教学模式,完成了从改课课改的嬗变,令人耳目一新,为之振奋。  

   

天卉中学所在的围场满蒙自治县位于河北省的最北面,因清代皇家猎苑木兰围场而得名。无比巧合的是,天卉中学和杜郎口一样,也是距离县城12公里。与杜郎口所不同的是,围场是个山区,天卉就偎依在绵延大山的臂弯里,她依山而建,错落有致的建筑,与周围的山景和田园相映,一起构成了一道美丽的文化景观。  

   

与杜郎口一样,天卉中学每天都有不少慕名而来的取经者。而我们走进天卉,需要关注的是,脱胎于杜郎口的天卉中学的教学模式到底继承了什么,又发展了什么?  

   

与杜郎口的不同”  

   

好教育写在脸上。天卉中学的教育是对这句话的最好诠释,天卉中学的校园里,到处洋溢着孩子们的笑脸,你常常会为不经意间看到的张张笑脸感到欣慰,那脸上写满的不仅仅是快乐,更是阳光、向上与自信。走进教室,还有更灿烂的笑脸绽放在那里。  

   

天卉中学的课堂上,鲜有老师的讲授,大多是学生你方唱罢我登台的展示。无论是上理科课还是文科课,每个学生手中都有一份学案,依照学案,通过学生的讲解、辩论或朗读等形式,完成教育任务。课堂上,学生可以随着同学的板书而随时移动位置,他们或蹲、或站、或坐,无论是个人独学、两人对学,还是小组群学,每一个学生的神情都那么专注。  

这里的学生实实在在成了课堂的主人、主角和主体。课堂上,老师不再是知识传授者,而是引导学生探究学习的组织者、点拨者,与学生一道分享学习成果。这一点与杜郎口的课堂没有大的差异。  

教室的设置也与杜郎口的教室一样,没有讲台,没有讲桌,教室三面是黑板,学生的座位由秧田式改成了面对面式。与杜郎口不同的是,天卉的教室中每个小组都配有一个特制的白板交流桌,小组展示的时候,几个人身子一围,头顶着头,无需下座位,就可以直接借助白板交流桌书写和交流思想了。不仅如此,天卉还利用走廊两边的外墙设置黑板,课堂需要大展示时,就拉出来两个小组,校长胡志民说,他们的大单元教育,其中的一个也包括课堂空间的放大。天卉的校园里有一处农场,秋来瓜果成熟,胡校长说,那也是我们的课堂。  

   

不知是从何时开始,天卉享有了河北杜郎口的美誉。刚刚退下来的教育厅主管教学工作的韩清林副厅长,曾经数次到天卉考察,他评价天卉时与杜郎口相提并论,说是恍惚间觉得来到的是杜郎口  

   

记者在采访时同样听到了很多外来参观者几乎一致的评价,在天卉的留言本上,一位数学学科的参观学习者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:我是教数学的,数学被认为是抽象思维的体操,鲜有情感可言,难以做到以情育人,但在天卉中学和杜郎口中学的数学课堂上,却在学习抽象思维规则的过程中产生如此激昂的学习热情,声情并茂的学习场景。在这样的课堂上真正实现了学生的思维放飞  

   

天卉大单元最显著的特色就是展示,记者看到关于展示的要求有如下几点:一是动作要快,展示的同学,要提前进入预定位置,上组展示评价完,自己迅速到位,进入,不耽误时间。二是展示时避免教师站在聚焦处,要关照学生按要求运动自己,要站在便于指导点拨学生的位置上。三是要避免学生平行站位,要有层次,保证每个学生都能站在最佳位置,不影响视线。  

   

天卉注重放大展示,胡志民说这是基于对传统课堂弊端的矫正而来的。他将传统课堂为数不多的展示比喻为明星制,就像央视春晚,即便需要展示而参与展示也永远只是个别优秀学生的专利,他把今天的课堂比喻为跳集体舞,每个小组的每一位学生都是演员,既要展示个人,又要强调合作,还要突出组间竞争。可这样的要求做起来并不容易,尤其是每年新生开学那段,胡校长说,大多数小学并不要求这样做,所以每年他都要围绕新同学专门拿出一个月来,进行专项培训。记者了解到,天卉的新同学培训包括小组长培训、展示培训、对抗培训、评价培训等。小组长专项培训主要围绕三个能力建设,包括提问能力、激励能力和分辨能力,胡校长说,别轻看这样的培训,它是一种良好的学习习惯的养成,更是着眼于学


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转到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